“無線巴中”手機客戶端 “無線巴中”微信公衆號
無線巴中
網站手機版
守望城市28年 傾盡城管終生願

城管-2

(李向志)

李向志,男,漢族,恩陽區人。生于1968年3月,1989年8月加入中國共産黨,1989年11月參工,1991年進入城管執法領域工作,曾任市城管執法局城管執法大隊大隊長、支隊副支隊長、分局副局長。

他個子不高,圓圓的臉龐,經常笑呵呵的,讓人感覺既幹勁十足,又平易近人。他在正值旺盛的年華,于2019年2月5日,因病醫治無效去世,年僅50歲。

他不畏艱難,勇挑重擔,就像一只永不停歇的“陀螺”,哪裏有城管問題,哪裏就有他忙碌的身影;他只問耕耘,不問收獲,爲城市的整潔有序、文明涵養傾盡韶華;他不忘初心,爲人管城,智在創新,給城市管理工作留下智慧的光芒。

城管-4

李向志在企業走訪

敢打敢拼的軍人氣質:

把家融入城市,把城市當成家

李向志當過兵,立過三等功,他的城管生涯也繼承和發揚著忠于事業、敢打必勝、作風優良的軍人氣質。巴州區政協委員匡鵬安說:“任何工作任務,只要安排給李向志,他從不推脫、從不埋怨,總是不折不扣執行。”

最近幾年,巴中城市環境好了,西出口、回風亭、濱河路、園藝場告別了過去的髒亂差,低矮無序的吊腳樓變成草長莺飛的公園、風簾翠幕的綠地,市民開門見綠、推窗見景。

9年前,這段河岸沿線還是違建遍布。2010年夏天,巴中市委、市政府決定對巴城濱河南路沿線進行風貌改造,涉及50多戶居民的拆違工作是基礎工作。

拆違,左手端著法治,右手捧著民生,稍有差池就可能出現難以預料的後果。

“哎喲,燒死人咯,快點把我救出去……”拆違過程中,某居民一手拿汽油瓶,一手拿打火機,躲在違章搭建房屋內不出來,以死相逼,阻擾拆除工作,不慎引發大火,雖然現場處理得當,未造成人員傷亡,但李向志心裏也是捏了一把汗。

“李隊,這項任務這麽難,實在拆不了的就算了吧?”幾乎每一處拆違都會遭遇暴力抗法,城管隊員即使付出了血與淚的代價,但是個別群衆還是不理解、不配合,原本幹勁十足的執法人員,信心也是一度打折扣。

李向志耐心地告訴同事:“城管執法就是面對矛盾的,只要我們敢于擔當、依法辦事,就一定能辦成功。”

接下來的10多天,李向志帶著大家挨家逐戶調查情況,苦口婆心耐心勸導,每天八九層的樓房爬幾十趟下來,不知道衣服被汗水打濕了多少次,又被烈日烤幹了多少次;幾個年輕同事的腿都在顫抖,李向志卻堅持再走一戶、再多爬一棟樓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,一個月之後,好消息在巴中傳遍:沿線所有的違規搭建物全部拆除,風貌改造順利實施。

“整治肖家巷的時候,李向志帶領執法隊員下午2 點就到現場,一直工作到淩晨5點,飯都沒有吃。”回憶起和李向志並肩“戰鬥”的日子,巴州區人大副主任李燕的淚水像關不住的龍頭流個不停,她一邊擦淚,一邊回憶,幾次哽咽。

前幾年,她還是東城街道辦事處主任,整個東城街道80多條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李向志和她並肩戰鬥的足迹。

家喻戶曉的肖家巷,過去滿是遮陽棚,特別是下雨天,棚頂堆積了好幾年的垃圾混合著雨水落到行人身上,又髒又臭,過路的人苦不堪言。爲了拆除這些存在30多年的棚亭,李向志白天帶領城管隊員和街道幹部一起給當事人做工作,持續10多個小時,終于完成了拆除工作。

“有困難,他先上;有矛盾,他在場。”時任巴州區西城街道城管執法大隊大隊長馮金鵬說,李向志就是一只嘹亮的“沖鋒號”,一個永不停歇的“陀螺”,哪裏需要就到哪裏去。

城管-5

李向志深入基層開展扶貧工作

志于城管智在創新:

馬路局長樹立智慧形象

在一些人的刻板印象中,城管被貼上了文化低、素質低的標簽,李向志身上卻始終閃爍著智慧的光芒。

2015年6月11日,巴城三號橋頭152名住戶聯名給城管部門寫感謝信,感謝取締了困擾居民生活20多年的露天夜市攤。

此前,巴城三號橋頭還是一片繁華的露天夜市,每到傍晚,露天燒烤、夜啤酒達30多家,食客一撥接一撥,淩晨兩三點才散去,燒烤油煙讓樓上的住戶不敢開窗,食客的劃拳聲、吵鬧聲讓附近的居民深更半夜都難以入睡。

這裏地處城市中心,檔口生意好,形成曆史長。爲了解決這裏的油煙噪聲問題,李向志帶領隊員走訪了解500多戶群衆,又征求30多戶攤主的意見。

“我們要擺攤,我們要生存,城管踢了我們的飯碗,我們就要到你家去吃飯!”面對攤主的強烈抵觸,李向志創新“聽證會進小區”工作法,召集幾十戶攤販代表、周圍居民代表、基層幹部代表來開“聽證會”。

“二娃子,你只曉得自己掙錢,街坊鄰居的健康就不管不顧啦?”鄰居李大爺的話讓攤販張某羞愧地紅了臉。聽證會上,群衆幫助群衆,群衆教育群衆,形成了一致意見,取締了占道夜市攤點。

和小攤販打交道的時間多了,他們的酸甜苦辣李向志都知道,小攤販也和李向志熟悉起來,稱他爲“馬路局長”。

2014年暑假期間,李向志看到不少小學生在父母的攤位“打下手”,既有經濟收入低的原因,也有父母文化水平低無力輔導的原因。隨後,李向志向分局建議,利用公招考錄、有教師經驗和資格的城管隊員給攤販子女輔導,解決攤販的後顧之憂。

幾天之後,小攤販子女免費輔導班就成立了,地點就在分局會議室,不僅不收一分錢,空調、飲水、資料打印等等全部免費提供。輔導班縮短了城管與攤販之間的距離,溫暖了攤販的心,樹立了城管形象。

李向志還倡導設置潮汐式攤區,陸續設置“潮汐式”夜市攤區18個,提供攤位300多個,解決困難群衆就業1000多人。2018年,巴中市人民政府在專題會議上明確提出“在老城區規劃設置潮汐式攤區”;四川日報、中國建設報等重要媒體深入報道。

“李局長是個好官,他用‘潮汐式’讓我們感到溫暖。投桃報李,我們也要遵守城市管理的規定。”李軍是潮汐式攤區的受益者之一,如今,他一家租門市開了水果超市,帶頭維護城市環境。

“我們爲人民管理城市,要把市民當親人。”李向志常常說,他總是面帶笑容,平和友善,耐心細致地與群衆溝通、交流,讓許多群衆逐漸消除了對城管工作的偏見。“不急,我們慢慢來”,“不怕,我們一起想辦法”是李向志教給同事的“法寶”。

正是因爲成百上千李向志一樣的城管人付出的心血和努力,近年來,巴中先後成功創建國家衛生城市、國家森林城市。因爲表現突出,李向志也被表彰爲四川省愛國衛生運動先進個人。

城管-1

 

春蠶到死絲方盡:

對講機裏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

“本人李向志,由于身體不適,在市醫院查出嚴重貧血,引起並發症……”2019年1月2日,李向志給組織發最後一條短信。

“他幾乎都是斜坐在沙發上辦公,一只手捂住腰部,一只手批文件。”回憶起李向志,市城管執法局直屬分局副局長楊志國記憶猶新。

即便已經病魔纏身,李向志還多次到居民小區、在建工地研究、指導工作。僅2018年1到10月,他參與現場拆違、信訪處理、案件查處就達200多次。

“我不知道爸爸的病情,每天晚上回家看他躺在沙發上休息,還以爲只是因爲他工作太累的緣故。”李向志的女兒李秋月回憶說,就連她,也是最後的時刻才知道爸爸的病情。

“在我的印象中,爸爸一直很忙,難得有機會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頓飯,可更多的時候都是飯吃到一半,爸爸會因爲一個電話丟下碗筷就出門工作。”李秋月說,現在,她不願意路過父親工作的單位,甚至不願意獨自走進巴城的大街小巷,因爲那總會讓她想起父親忙碌的身影。

一年,兩年……李向志身患重病仍堅持工作。2018年11月26日,李向志和分局班子研究小區違建治理後,就再也沒能走進辦公室了。經重慶大坪醫院檢查,他體內癌細胞已經多處轉移擴散。

在重慶治療期間,家人建議請求組織給予陪護、接送方面的關照,李向志也堅決拒絕了。領導、同事、戰友們給他打電話要到醫院看望,他也是善意地推辭。

“我死後,不要開追悼會,也不要通知單位的領導、同事和朋友,把我的工資賬戶注銷,替我交上最後一筆黨費。”2019年2月5日,正月初一,電視裏還轉播著春節聯歡晚會,新年的祝福,團圓的歡笑,萬家的燈火,徜徉在秀美的巴城,巴中市中醫院一個普通病房裏,在最後清醒的時刻,李向志向妻子胡繼芳留下最後的遺言。

直到今天,同事們還沒有習慣對講機裏沒有李向志的聲音。“永不停歇的陀螺”“馬路局長”“啄木鳥”“沖鋒號”這些平時藏在心裏最尊重的稱謂,卻始終在腦海屢屢浮現。

如今,市民普遍反映,巴城管理越來越有人情味了,這座城市也越來越美了,越來越有溫度了。

然而,李向志卻默默地走了,離開了他相濡以沫的家和相知相守的巴城。

李向志走了,離開了他的親人、同事和忠愛的城管事業,但他永遠活在大街小巷百信的心中,他鞠躬盡瘁,把一生最寶貴的年華奉獻給城市管理,把他忙碌的身影定格在了大街小巷,心甘情願做城市的“啄木鳥”,市民的“馬路局長”。他永遠陪伴著他的同事,他留下的勳章、獲得的榮譽、創造的精神,時刻激勵著城管人砥砺前行,激勵著城管人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爲巴中人民管好城市而拼搏奉獻,爲建設川陝革命老區振興發展示範區而不懈奮鬥,做智慧現代的城管人,書寫城市管理科學化、精細化、智能化的時代華章。

(苟東 楊華 何爲)

推薦視頻

關于本網 - 商務合作 - 廣告服務 - 聯系我們 - 意見反饋 - 版權聲明 - 法律顧問